“外贸大王”陈志峰的摄影情怀

2013-07-09 10:22:56 野马 10

来源:大陆桥视野杂志    作者: 王雪

    说起陈志峰这个名字,人们会自然而然地把他和“外贸大王”联系在一起。可有谁知道他“外贸大王”以外的称谓是什么呢?其实,陈志峰不仅是一位在商贸场上叱咤风云的骁将,在摄影界也是出手不凡。
    他用相机做道具,将大漠当舞台,以灵魂深处的真实感悟为主题,融入对故土的爱,拍摄出一幅又一幅令人叫绝的作品。走进他的办公室,一股浓郁的书卷气扑面而来。一个巨大的画台沿壁而立,台上那布满星点墨汁的毛毡、长短不一的毛笔告诉了人们主人的爱好:书法、绘画;挂在墙壁上的一幅幅照片彰显着主人的摄影情怀。
    他的办公室,不像是一个拥有数亿资产大老板的办公室,倒像是一位艺术家的创作室,角角落落、点点滴滴地渗透出一个艺术家的情调。手捧相机,他泪流满面孩提时代,陈志峰就表现出对摄影的浓厚兴趣。那时的摄影,就是“拍照片”。他特别羡慕照像馆里给人拍照的人,觉得他们是那么有本事,能把一个活生生的人“框”在黑匣子里,并且能让他们“长生不老”。他幻想着有朝一日自己也能有一个“黑匣子”,能神气十足地将人“框”进去……19岁,在伊犁当兵那年,陈志峰收到母亲为他买的一部长城单反相机。在拿到相机的一刹那,他兴奋地大喊大叫:“我有相机了!”他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知道自已能拍照片了——应该说,这是陈志峰真正走向摄影之路的开始。继而,手捧相机的陈志峰流泪了。
    “那时,我心里特别难受。我知道六口之家除了父亲一个月的工资,别无其他经济来源,况且母亲重病缠身,家里非常拮据。可就是这样,父母还是节衣缩食,给我买了这部相当于父亲大半个月工资的相机。”父母的舐犊情深让陈志峰唏嘘不已:“我很庆幸有这样的父母,他们读懂了儿子。”遗憾的是他的母亲在十多年前已悄然离世,没能看到儿子今日的成就。“让我欣慰的是父亲健在,只要有空,我就会为老人家拍照,用镜头回报父爱。”最初的创作条件是简陋的。白天,陈志峰和战友们扛机枪,晚上就钻到地下室,拿出曝光盒,把吃饭的碗放上水、显影定影液和相纸,用手指充当温度计,关上门,地下室就是一个天然的暗房。第一批照片,算是处女作,就在那里诞生。在3年军旅生涯中,陈志峰坚持不懈,拍了上千张照片。正是有了最初的磨炼,陈志峰的摄影技术日臻成熟。
    大漠雪原、乡村小径、深山老林……都留下了 他跋涉的足迹,他要用手中的相机,把新疆最美丽的山水风光展现给世人,让人们慑服于新疆独特的历史风貌、风俗人情。虽然几经周折,相机换了又换,但那架凝聚着亲情的黑白相机,仍然被他宛若珍宝地收藏着。牵手“大画幅”,他无怨无悔2004年4月25日,对于陈志峰来说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日子,他与新疆一流的摄影家赵承安、李学亮、晏先等成立了“新疆摄影家协会野马大画幅研究会”。研究会成立两年多来,与外界不断开展交流活动,相互切磋,取得了骄人成绩。副会长赵承安2005年东渡扶桑,在日本四大城市举办“穿越新疆”个人作品巡回展;会员晏先在2004年全国第二十一届摄影展中获纪实类社会生活摄影金奖,并出版了《画说新疆》大型画册;会员范书财首次参加2004年全国反转片十佳大赛,一举夺得十佳之冠..….而陈志峰本人的作品,比如《红叶沟初雪》、《转场》和《卧龙湾韵律》,无论从作品的虚实关系、层次、抽象提炼和抓拍瞬间都无可挑剔,不失专业水准,受到专家好评。“新疆占全国土地面积的六分之一,得天独厚的山川地貌、风土人情是风光摄影、风情摄影的宝地。为了把新疆摄影推向更高的层次,我决定资助新疆的摄影家们,他们要多少钱,我就出多少。”商海沉浮中,不论是一无所有还是资产万贯,陈志峰始终坚持着他的摄影之路。“大画幅”成立三年以来,陈志峰个人每年都会投入五万多元,他从不后悔自已当初的承诺:“钱是身外之物,用点钱资助自己的业余爱好,结识一帮有见解、有建树、有共同语言的朋友,自己也得到充实与满足。”《中国摄影家》杂志曾拿出12个页码介绍“大画幅”并展示他们的作品。谈到此事,陈志峰自豪之情溢于言表:“《中国摄影家》把新疆摄影家排在首位,他们按新疆、北京、广州这样的顺序对我们进行介绍,这足以看出西部摄影的综合实力。
    我很庆幸我为新疆摄影做了一件有意义的事。可惜,现在老赵不在了…… 陈志峰所说的老赵即赵承安,这位德高望重的摄影家已于2005年辞世。老赵辞世时,陈志峰在他家给老赵开了追悼会,亲自把灵柩抬到火葬场,然后又在野马大厦开追悼会,让大家瞻仰这位把一生奉献给摄影的老人……”无疑,陈志峰是位有情有义的汉子。眼下,陈志峰正在筹划出一本画册,计划投资30万元人民币。“我拿30万元出画册,作品全是我们研究会内部会员的作品,这是我们向中国顶级摄影画册的挑战,要通过它让世人知道新疆的摄影界不容小觑。”爱上摄影,他矢志不渝欣赏陈志峰的作品,就是一次愉悦的精神之旅。对此,陈志峰自谦地说:“摄影是光影的艺术,拍片拍的是思想,相机是生产文化艺术作品的工具。罗丹说:艺术就是感情!每次拍摄,我都投入全部身心,只有注入真情实感,你才会被万事万物所感动,才能拍出具有冲击力的好作品。”陈志峰镜头下的大漠胡杨,氤氲之气升腾,这让苍劲的胡杨在刚强不屈之外又多了一份亦真亦幻的柔美。“那腾空而起的东西不是雾,是我用八辆牛头车拉出来的效果。拍完后,车都变成泥糊糊了。”只有出奇方能制胜。如果拍出来的胡杨千篇一律,绝对出不了彩。为了拍出野马的桀骜不驯,拍出野马骨子里的奔放,陈志峰趴在地上,让人撵出四匹野马,迫使野马朝他冲去。野马中心的主任着急地直喊:“志峰,要出人命啊!”可是陈志峰不管这些,因为只有让野马面对镜头冲来,他才能拍出所需要的效果。“看到野马疯了一样跑过来,我不觉得害怕,这样的事情经历太多了,拍完后一身尘土、一身马粪……”这幅作品现在就挂在陈志峰的办公室,那扬蹄飞奔、野性十足的野马驰骋而来,在震憾人们心灵的同时,也表现出了作者的刚毅不屈、奋发图强和不服输的气慨与精神。让陈志峰最难忘的是2006年10月份去巴州的红叶沟拍摄。
    他们赶夜路从后峡穿越1号冰川,道路陡险,天气恶劣。在那里,他们遇到了20年都没碰到的一场大雪,风雪交加,寒气逼人,人冻得直哆嗦。司机劝他别拍了,太危险。可陈志峰执意不肯。“你想想看,这是多年不见的一场好雪,雪第二天就要融化了,如果不抓拍,再晚就拍不出这么富有艺术效果的片子,它可能就那么一瞬间,就20分钟的光,其他时间都是阴天,你必须及时把那阵光抢住……那时,冻得鼻涕直流,手指僵硬通红,脚也不能动了,但是我还是咬牙按下了快门……”《红叶沟初雪》红白分明,色彩感强,红的喷薄欲出,白的眩目圣洁,那份宁静之美让人屏气凝神、叹为观止。对于摄影,陈志峰爱得是义无反顾,矢志不渝。关于他的摄影故事是说上三天也说不完的。
    “在2006年的乌洽会上,我将自已的摄影画册送给外商,用文化去结交合作伙伴,这是任何语言、任何礼物都无法替代的。我走到哪里,相机就带到哪里,镜头记载了我这十年的贸易生涯,也促成了一桩桩成功的生意,让我乐趣无穷,受益不浅。”当问到陈志峰会不会将摄影作为主业,他笑了:“不会。摄影只是用来调剂生活,记录一种状态,通过镜头会把人的心胸拉得宽广一些。”忙里偷闲镜头里,天地更宽心更大,一语道破了陈志峰的摄影感悟。陈志峰对绘画和书法的偏爱绝不亚于摄影。他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不管做什么,都要达到一个高度,都讲究“行云流水、精益求精”。
    他笔下的人物素描俄罗斯姑娘,端庄淑雅、仪态万千;他画笔下的哈萨克军人,惟妙惟肖、逼真有神;他的字刚劲独特,亦妙趣横生。字里行间,画里画外,我读出了他野马般的奔放,胡杨似的不屈。“人往高处走,高处不胜寒;水往底处流,底处纳百川。”这正是陈志峰对艺术追求的一种意境。

 

公司地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昆明路158号 联系电话:0991-7688030
Copyright © 2020 - 2022 Yema. All Rights Reserved. 野马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行政事务 :0991-7688268 7688522

人力资源 :0991-7688030 7688208

外贸业务 :0991-7688550 7688530

金融投资 :0991-2825691 4825888

文化旅游 :0991-3819369 3631358

酒店餐饮 :0991-7688888 7778888

物业管理 :0991-7798988 7688535

新ICP备18001022号-1 新公网安备 65010402000889 号

汗血马基地

汗血马基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