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马狂飙--《商界》访谈陈志峰

2013-07-09 10:10:45 野马 3

来源:新浪网-财经纵横   《商界》杂志 王福生

 

  从一无所有到坐拥百万资产,陈志峰用了整整3年。然而,由于合作伙伴的背信弃义,他第一次远征中亚便惨遭重创,300多万投入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迎着异国他乡寒冷的暴风雪,陈志峰从此开始了一段充满传奇与血泪艰辛的外贸生涯。一次次大起大落,一次次风风雨雨,陈志峰终于一飞冲天,成为欧亚桥头堡新疆(含兵团)外贸口的老大。
  ——2003年,他旗下的野马实业有限公司贸易额突破3.2亿美元,今年1~4月又突破2亿美元,独占阿勒泰地区99%的外贸进出口额。


  正式见到陈志峰之前,记者对他的所有认识仅仅局限于两个听来的故事:一是一次陈志峰在哈萨克的一个州收购废钢铁,在回国的途中遇到5名歹徒来抢他的货。押车的一看对方个个凶神恶煞,个头都在1米8以上,全都吓呆了。陈志峰把身上的皮衣一甩,冲上前去就是一阵猛打。结果不到5分钟,5个歹徒便被撂翻在地,看得大家目瞪口呆。
  第二个故事是说在一次新疆最具成长力的30家企业评选中,一些参评的上市公司见平时默默无闻的野马实业竟然排列在自己之前,十分不服气,言语之间对陈志峰颇有讥讽之意。陈志峰毫不在意,只淡淡地说了句“无所谓”就埋头干自己的事去了。最后数据一公布,所有人都不说话了,野马以27亿元人民币的贸易额高居当年全疆外贸出口企业(含兵团)的首位,超过第二名近14亿元人民币。
  2004年4月末,记者在乌鲁木齐见到了这位纵横中亚市场的大漠传奇人物。除了那双神采四溢的眼睛,记者实在无法将眼前这个个头不高、皮肤黝黑并留着一撮标志性小胡子的精瘦男人与传说中的新疆外贸王联系在一起。
  然而,在随后几天的采访中,一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地留在了记者的脑海中。这绝对是个比想象更恢弘、比传奇更精彩的真实故事……


  身 世


  陈志峰的诞生本身就是一个传奇。他的祖父是湖北人,革命年代牺牲在武汉,父亲1950年从军来疆;外公是山东人,年轻时豪情闯关东,一生流浪奔波,外祖母是朝鲜族人,抗联战士。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月,外祖父和外祖母从南漠河出发一路流亡到西伯利亚途经巴尔喀什湖(他的母亲就在那里诞生),最后才在阿勒泰定居下来。同时拥有湖北人的聪明、山东人的憨直和朝鲜人的细腻,似乎冥冥中一切已经注定,陈志峰的一生绝不会是平凡的存在。
  然而,刚刚跨过18岁门槛的陈志峰,就遇到了人生中的第一道难题。这一年他参加高考,历史考了90分,数学却只有1分。当老师的母亲没有骂他,只说:孩子,自己的事自己看着办吧。就这样,从小在山沟里摸爬滚打出一副好身手的陈志峰告别了大学梦,成了一名光荣的军人。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部队的3年,一向自由散漫惯了的陈志峰不但养成了雷厉风行、令行禁止的优良作风,更磨练出吃苦耐劳的坚毅品质。无论扛机枪、当炮长,还是抢险救火,陈志峰都一马当先;无论军事比武、战略演习,还是办黑板报,陈志峰都名列前茅。到1984年转业的时候,陈志峰已经荣立3次三等功并得到20余次嘉奖。
  经历可以是一种财富,因为它能够让人从青涩走向成熟,从浮躁变得稳重;经历又可能是一种沉沦,因为它会让软弱者退却,令愚钝者迷茫。从部队转业后,陈志峰又回到了熟悉的阿勒泰,并进入地质队做钻工。这一做就是9个月。野外工作期间,陈志峰纵情山水,用心琢磨,最后竟钻研出一套迥异于传统的绘画和书法技巧。
  做钻工毕竟是粗活,这对始终把自己定位为文人的陈志峰来说显然并不是最好的选择。正好这时《阿勒泰报》需要一位美术编辑。尽管只是一个地方小报,但盯着这个位置的人仍然排了一大串。社长拿来一大堆散文、诗歌,让陈志峰画插图,算是考试。一个星期后,陈志峰抱着近300幅插图来找社长,说您看行不?这相当于报社1年的插图量。社长当即就拍板让他去上班,职务是美术编辑兼摄影记者。
  终于名正言顺地当上了“文化人”,陈志峰内心的高兴就甭提了。但没等他高兴多久,另一个现实的问题就摆在了他的面前。每个月他在报社领108元工资,尽管这在80年代初已经是个不错的水平,但对为人豪爽、出手一向大方的陈志峰来说,这实在不够他的开支。第一个月下来,请了两拨朋友吃饭,参加两次朋友的生日宴会,工资便用了个干干净净。
  “我算是下海比较早的,当时也没有什么宏图大志,就是想多挣点钱娶媳妇。”
  抱着“多挣钱娶媳妇”的目的,陈志峰开始接一些外快。主要是为政府和一些商店写门牌,写一个50或100元,一个晚上就搞定了。遇上有哈文或维文不会写的,他就给朋友一包烟,让他们写出来自己再一笔一笔地描。一个商场干20天加班,也能挣上700~800元。
  钱来得容易,陈志峰的心思渐渐活起来,开始想着怎么挣更多的钱。他开了一家华侨酒家,既供应餐饮,又卖外烟,生意十分红火。后来报社领导找到他,说报社准备搞一个实体,你愿不愿意来承头。有这样的好事,当然不会拒绝,陈志峰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
  这是1990年,全中国都在梦想致富的前夜。


  100万


  说是实体,其实就是报社拿出一间60平方米的门面,让陈志峰自筹资金经营。
  (循着成功者们的成长轨迹,我们总能发现一个共同点,即在人生的关键时刻,他们勇敢地做出了当时看来未必明智但事实证明是正确的选择。正是由于这种选择,让他们和大多数平凡的人区分开来,并在经历种种磨难之后上升为社会的上层。陈志峰的正式下海,让他不再有后路可退,而往日悠闲轻松的生活也从此告别。但也正是如此,他才可能成为今日的新疆外贸之王。因此,对那些立志在商海闯荡出一番业绩的人们来说,就必须深刻自问:当机会来临的时候,你做好吃大苦、受大累的充分准备了吗?)
  人永远不能超出自己的阅历和知识而突发奇想。当经营的重担落到自己身上的时候,陈志峰首先想到的就是做一个工艺美术店。他把自己以前收集起来的石头、枯树等工艺品陈列出来,大打新疆特色牌。为了进一步拓宽自己的思维,陈志峰带着借来的3万元钱,南下海南、广州、厦门、石狮等地考察,发现这些地方的服装色彩丰富、款式新颖,就想能不能把它们引到阿勒泰销售?
  一路走下来,收获倒也颇丰,但陈志峰一翻口袋,3万元只剩下了6千块。要想做销售是不行的了,陈志峰脑筋一转,提出搞联销,厂家出产品,自己出场地和宣传费用,有了利润再按一定的比例分成。厂家正愁产品不好卖,加上对新疆人的特殊信任,就说行,很爽快签了合同。有了供货保证,陈志峰连夜赶回阿勒泰,并赶在一个星期之内开办了自己的商场——野马商场。
  厂家的货很快发了过来,其中不乏鸭鸭、长城这样的著名品牌。当时的阿勒泰还比较落后,这些款式新潮的服装让人们眼前为之一亮,加上铺天盖地的广告开路,陈志峰轻而易举地赚足了利润,野马迅速成为当地最有影响力的商场。几年下来,当大多数中国人还在对万元户津津乐道的时候,陈志峰早已是名副其实的百万富翁。
  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的春风让整个中国爆发出空前的活力。地处北疆的阿勒泰也不例外,当年年底就迎来了哈萨克斯坦东哈州州长带队的考察团。考察团在参观了货品精美、设计独特、顾客如流的野马商场后,当场邀请陈志峰到东哈州开店。
  人最容易放弃的就是内心的冲动,最不容易放弃的也是内心的冲动。在阿勒泰做得顺风顺水之后,陈志峰便想如何将企业做大。现在既然有机会摆在面前,他又怎能轻易放过?而且东哈州毗邻阿勒泰,生活用品方面比较缺乏,过去开店,肯定有赚无赔。
  1992年春节刚过,陈志峰把这几年经商的全部积蓄买成近300万元的工艺品和百货,然后再向朋友赊了40多万元的货,兴冲冲地跨出了国门。那时,他完全不知道,前面等待他的不是大把大把的钞票,而是一个被利欲扭曲的——


  噩 梦


  境外的合作伙伴是东哈州的国立大学。按照事先签署的协议,陈志峰负责组织货源,校方负责提供场地,产生的利润按七三分成。然而当陈志峰倾其所有将货品摆上柜之后,对方反悔了,要求利润分成把大头留给他们,陈志峰只能分得其中的三成。
  陈志峰当场就傻眼了。合作伙伴背信弃义,陈志峰的内心充满了沮丧和挫折感。他意识到如果不尽快改变这种局面,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几百万亏个精光不说,中国人的脸面也没地方放。他满腔悲愤地四处奔走,最后却收效甚微。无奈之下,陈志峰独闯校方理事会,据理力争要对方执行合同。在商场正式开张的那天,东哈州的州长亲自到场剪彩,陈志峰作为到场的惟一中方代表,再次强烈要求哈方按原来的合同执行,否则便不剪彩。在这样的情况下,校方终于答应陈志峰的要求,回到最初的协议框架上来。
  终于从法律条款上挽回了自己的利益,陈志峰松了一口气。但他很快发现,事情远没有想象中的简单。
  商场的产品走得很快,但赚回来的钱却并没有回到陈志峰的手中,因为财务大权被校方人员一手把持。不仅如此,前苏联解体后,卢比迅速贬值,原来的1元钱现在只剩下不到0.16元。
  如果再这样耗下去,等待陈志峰的将只有死路一条。无奈之下,陈志峰想出一个瞒天过海的办法,尽量减少损失。
  他故意调高产品的售价,让货物卖不出去,然后以产品质量不合格为由,向校方提出退货。这样至少有了部分货物在自己的手里,总算减少了一些损失。然后他开出一张支票(陈志峰不能提取现金,但可以开出一定额度的支票)到一家商贸行购买了4台推土机,要他们送到口岸上。国内的买家他已经联系好了,只要一过境,就有几十万的利润。
  变故总在不经意中到来,而它足以将一个濒临绝境的人置于死地。商贸行将4辆推土机送到口岸后,另一位中国商人在陈志峰原来的价格上每辆加了5万,把它提走了。推土机没有了,陈志峰赚回一笔的希望落了空,去找对方退款,对方仗着在当地颇有势力,便强占着不给。
  陈志峰急红了眼,提上两把菜刀就去找商贸行的老板。一进商贸行,他立即把门反锁,三步两步冲上前去将刀架在身高1米95的老板脖子上,说:“今天不还钱,4台推土机要你4个手指头!”见这阵仗,老板只得乖乖地将钱退给了他。(不久以后,这位老板出任东哈州政府的一个要职,但从此对陈志峰十分尊敬,每次见面,总会竖起大拇指对他说声:“中国人,好样的!”)
  “人到了那种环境,你自然就不害怕了,”当记者问起他当时的感受,陈志峰笑笑说,“而且,我随时记着自己是一个中国人,是在代表中国同他们做生意,我不能服短,不能给祖国丢脸。”
  钱要回来了,陈志峰的第一次跨国生意仍然亏了个一塌糊涂。除了手里的一些香烟、酒类的东西,他几乎一无所有。最后实在心灰意冷,干脆将它们免费送给在哈萨克的中国留学生和老华侨了。
  这是1993年底,陈志峰第一次尝到了从百万富翁到负债累累的滋味。面对周围陌生的面孔和异国漫天的风雪,陈志峰的内心一片冰凉:我的前途到底在哪里?


  快 刀


  亏掉了所有的钱,说真的,我沮丧到了极点。眼看要过年了,我想还是回去吧,我想念我的曼子(陈志峰的妻子——记者注)和刚刚1岁的闺女佳。于是我带着两个哈萨克族人部下往回走。离吉木乃口岸还有几十里的时候,一场暴风雪铺天盖地袭来,所有的路都被封死了。
  后来我们找到一个叫卡拉陶的村子。村子里有很多人是从中国移民过去的,他们听说我们是中国人,非常热情地招待我们。大家围着火炉,弹起动人的冬不拉,用歌声诉说着对祖国和亲人的思念。当时我的眼泪快下来了,心想为什么和我做生意的不是这些淳朴的人们呢?
  现在很多人觉得做外贸赚钱,但是谁又了解我们曾经受过的那些打击和磨难呢?
  离开村子的时候,我们把身上所有的东西(包括我的一双鞋子)和仅有的一点美金,送给这些淳朴的人,冰天雪地我穿着单衣单裤单鞋返回口岸。他们的善良和友好让我重新找到了继续奋斗的勇气,我知道,很快,我又会回来的。
  ——陈志峰自述
  回到家,陈志峰不敢给妻子讲东哈的生意亏了,只说是趁过年回家看看。由于陈志峰把全部精力都放在了东哈,阿勒泰商场的生意也是一落千丈。大年一过,陈志峰从商场勉强抽出8万元钱,只身再往东哈。在哪里跌倒,他就要从哪里爬起。
  其实,早在回国的路上,陈志峰就发现,东哈有大量的毛皮、水泥和废旧金属,这些东西在东哈没人当回事,在国内却是重要的工业原材料。同时他发现国内大量滞销的白糖、成品油在东哈恰恰是非常紧俏的物品。
  有了前一次的教训,陈志峰这次学乖了,要求哈方把毛皮、水泥和废旧金属运到口岸上,自己再用相应的白糖和成品油换。说妥之后,他只身南下江阴、上海、无锡等地,和国内几家大型的纺织厂签订了合同,同时拿下了福海糖厂积压糖的代理权。就这样,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北疆汉子陈志峰用这种最原始的以货易货的方式为自己赢得了翻身的机会。
  那段日子,是陈志峰的天堂,也是他的地狱。做贸易和做实业不同,讲的是对机遇的把握,就是一个快字。只要是稍一延误,机会就成了别人的。陈志峰带着几个部下没日没夜地验货装货,困了,就躺在羊毛包上睡一会儿;饿了,拿出黑面包和着雪水吞(后来陈志峰告诉记者,那阵子他见了黑面包胃就冒酸水,看到国境线头皮都发麻)。
  解体后的中亚法制和治安都很差,人生地不熟的中国商人,面对的是各种官方部门和黑社会、地痞。为组织货源、运输货物、通关口岸,黑吃黑的事,打打杀杀的事,陈志峰和他手下多位全国摔跤冠军及客户见多了,经历多了。
  陈志峰至今记得,有一天晚上,他正组织装货,几个全副武装的警察神情严肃地走了过来,吓得陈志峰头皮直跳。他们径直走到陈志峰的面前,解开大衣,用生硬的中国话问他:“中国人,要不要?”陈志峰一看,里面裹满了钢条和金属带子。原来,他们不是来抓人而是卖东西的。一场虚惊。
  这样做了几个月,陈志峰踏遍了异国他乡的农庄,人累得掉了几层皮,终于从生意的低谷爬了起来。还清前面开商店欠下的朋友的钱,还有200多万元的利润。值了。
  当年,陈志峰成立了阿勒泰野马实业有限公司,正式打响了进军边贸的旗号。此后几年,陈志峰继续做着他的皮毛和废旧金属生意,手中资产渐渐累积。
  1997年,中国政府积极加入世贸组织的呼声再起,西方一些别有用心的国家趁机对中国外贸设置种种壁垒,皮毛生意为主的陈志峰不得不考虑新的出路。这时,有人给他出了个主意:淘金。


  诱 惑


  任何一个见过陈志峰的人,都会被他的仗义豪爽和真诚所感动,最后大多数会成为他的朋友。陈志峰进入淘金,也和一个朋友有关,但他至今说不清这是幸还是不幸。
  当时一个朋友借了他200万元去海拨4300米的青海西宁布曲河和四川康定二郎山淘金,亏了没钱还,就说老陈,这些机器抵给你吧。陈志峰就接了朋友的设备。探险和刺激让陈志峰一意独行,带领上千人和近百台大型设备为公司搞开了多种经营。开春的山洪冲跨了险峻的山路,边修边上,165公里大型设备足足走了7天。清明开始淘金,大规模的现代化金矿,一开就是2个。修好的路最快的越野车也得10个小时;5个月的开采季节,雨雪不停,庞大的开支,地质资料不详……虽然淘出了100多公斤黄金,但陈志峰还是赔了几百万元。“民工和机械的费用工资分文不能少!”陈志峰说愿赌服输,认了。
  一头雄狮齿牙正利却无所用力,那绝对是一种悲哀;一个男人精力正旺却无所事从,那注定是一种折磨。陈志峰开始静下心来认真的反思这几年的得失。
  自己的长项是敢想敢为,思维灵活,善于发现别人发现不了的机会,但成也萧何,败也萧何,这也容易让人浮躁,静不下心来。今日的陈志峰早已非昔日吴下阿蒙,已经具备做大事业的实力。这几年做贸易建立起来的关系、通道以及那么多愿意和自己做生意的朋友,都是一笔多大的资源啊!
  陈志峰茅塞顿开,终于发现最适合自己施展的还是阿勒泰这块熟悉的土壤。
  沉睡的狮子一旦醒来就会威不可挡。1998年底,陈志峰出人意料地拿下吉木乃口岸占地33亩的01号货场,同时建立起一支300多人的装卸工队伍。这个货场已经连续亏损多年,遍地长满了野草,早就无人问津。陈志峰的此番出手,人们惟一的解释是“他疯了”。但很快人们就发现陈志峰“捡”了一个大便宜,货场不但为他的边贸提供了仓储基地,节约了大量的流通费用,对外收取的货物代办费更是一笔不菲的收入。
  1999年初,边贸局势出现了令人振奋的变化,中国有色金属的期货开始上涨,外贸市场开始回升,巴克图口岸暂时闭关后吉木乃口岸的进出口货物量倍增。而野马申办已久的铜铝核定经营权得到国家经贸部的正式批复更是让陈志峰兴奋不已。他迅速将10多个人分成3个小组,分别远征哈萨克斯坦的卡拉干达、巴吾拉达、谢米巴拉金克斯等州市,开展有色金属进口贸易。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他的一位副总在押货中出事,被哈国抓捕,2个月后陈志峰损失20余万美金将人救出。但是在他独自赴卡拉干达发运废旧金属时,27部大型加长货车近200万美元的货又被无端扣压。陈志峰耗时2个半月和哈国警察打官司,历经磨难,终于拿回了被押的货。
  多少个日夜,一些不讲信誉的合作伙伴总是把铝锭当废铅装,把含铁的铜当净铜算。冰天雪地,一天只睡2个小时到3个小时,一装就是十天八天;和吉普塞人、车臣人的装卸工、货主争争吵吵,打架的就更多了,好在他一身好功夫,局面总算还能控制。每次陈志峰都亲自压运,数千公里的路途一走就是五天,七天,吃睡都在车上。
  与此同时,陈志峰大胆地在哈中部、南部、东部建立办事处,两个兄弟及一批跟野马多年征战的大将全力以赴地寻找货源天天发货。迅速扩大了野马公司的知名度,夯实了和哈方长期合作的基础。
  1999年,陈志峰在大彻大悟之后终于尝到了全线飘红的滋味。这一年,野马仅铜铝进口一项,贸易额就高达1348万美元。
 

  布 局


  一个人做出了成绩,骄傲和自信往往就会像春天的野草一样爬满他的内心。而他一旦沉浸在膨胀的自我幻想里,危险就离他不远了。
  经过1999年的高速发展,陈志峰开始在阿勒泰的对外贸易中起着重要的作用。他一面指挥公司进行日常的贸易,一面四处寻找新的发展机会。这是所有做贸易的人的通病,他们天生有一种对信息的敏感,就像好的猎手总是善于捕捉猎物的讯息一样。
  一个偶然的机会,陈志峰得知国内需要大量的卤虫(一种用于养虾的生物),每吨的价格高达10万元,被称为软黄金。陈志峰迅速通过境外的关系,得知中亚的卤虫7万元左右就可以提货,一进一出中间就是近3万元的差价。商场如战场,时间就是利润,一切贵在神速,陈志峰立即让人从境外组织收购。第一趟下来,陈志峰净赚100万元,接下来的20天又赚了500万元。
  大好的发财机会就在眼前,陈志峰不由大喜过往,这比做其他生意利润高多了,于是当即亲自前往哈萨克组织货源。凭着这几年经商积累起来的信誉和野马在哈萨克的影响,陈志峰很快以低价购进数百吨,只要能顺利出货,几千万的利润就算到手了。全力以赴快进快出,然而市场风雨不测。而世界最大的卤虫生产地美国大盐湖将有大量卤虫开湖。消息一传出,国内卤虫的价格马上一落千丈。
  做贸易很多时候就是这样,人算不如天算,你设计得再好,大环境一变,一切就全变了。数百吨进来的卤虫,最后陈志峰不得不以每吨5000多元的价格清仓。经此一役,陈志峰直接损失人民币近2000多万元,元气大伤。而此前遗留下来的2500多万元的欠账无法收回,更是让他雪上加霜。
  第三次遭遇重创,一向天马行空的陈志峰很是受伤,他开始全面检讨和审视自己的思路。他一个人静静地躺在草原上,望着天空的白云,听着忽远忽近的牧歌,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把10多年的从商经历过了一遍。陈志峰发现自己一直在用尽全力捕捉那些一闪即逝的商机,其中的大多数捕捉到了,所以他成功了。另外一些失去了,甚至变成了陷阱,于是自己跟着栽跟头。如果不能建立起一种全局性的战略格局,形成持续稳定的竞争力,不管自己将来做到多大,2个亿还是10个亿,只要有一次生意做砸了,一切就全完了!因为他胆子太大。
  陈志峰不由一阵不寒而栗。模糊的意识渐渐变得清晰,陈志峰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他知道,野马离真正的成熟期不远了。
  其实,在此之前,他已经在东哈州兴建了一座2700平方米的中国商品批发城。由于定位准确,经营得当,180个摊位日日爆满,一举占领了哈方中部和东哈州很大的市场份额。有了这个优势,加上野马具有的合法进出口资格,陈志峰开始“收编”部分小贸易商,把他们手中的货物集中由野马报关。这样,野马就由单纯的贸易商人渐渐变成一个管理者,一个小舢板也渐渐变成实力强大的联合舰队。
  不仅如此,陈志峰决定顺势向贸易的上端延伸,进入相关产品的实业领域。2003年3月,陈志峰与杭州第二电视机厂联手,完成境外20万台黑白电视机的组装,又从印度进口20万只驳壳,加上整机出口,中亚市场超过50万台黑白电视机出自野马,同韩国LG在中亚五国、巴基斯坦、阿富汗等抢占市场份额。2004年,陈志峰又在哈萨克斯坦开始了电冰箱、冰柜的组装生产,又有几万台电冰箱、冰柜进入各国市场。野马出口的内衣内裤已排在全国单项出口的前四位。
  同时进军广交会。陈志峰把阿勒泰地产的奶花芸豆,大量收购加工,出口到日本、土耳其、意大利、南美等地。
  为进一步为贸易提供坚强的后盾,陈志峰把目光投向了高科技领域。计划在乌鲁木齐建立两条组装学习机PDA等电子产品的生产线。
  对于一个有着诗人的浪漫气质和实干家的踏实精神的人来说,一旦意识的藩篱除去,等待他的必然是万里晴空。陈志峰一面沿着贸易的链条在上下游布下重兵,一面积极寻找新的经济增长点。他慧眼独具地买断东哈州斋桑湖畔20万吨芦苇的经营权,并同东哈电力集团洽谈进口4亿度电的事宜,以解决阿勒泰矿业开发缺电的问题。
  大鹏展翅一万里,雄鹰高飞三千尺。占领了战略制高点的陈志峰从此一路高歌猛进,销售额连年创下新高,2001年公司营业额5千多万美元,2002年1亿美元,2003年更是一举突破3.2亿美元。“今年超过4亿美元应该比较轻松。”


  梦 想


  人到了一定的高度,就不再受物质生活的困扰,就从容了。
  记者到新疆采访的前一天,陈志峰刚刚带着10位疆内顶尖的摄影家外出拍照回来。陈志峰一直喜欢摄影,在公司乌鲁木齐办事处,到处挂满了他拍的新疆风景照,胡杨、沙漠、绿洲,无论色彩、用光还是构图,都堪称一流。陈志峰还收藏了上百吨的石头,他的字和他的人一样独具风格。
  尽管身在商海,陈志峰依然向往纯粹而优雅的生活。最令他高兴的事是和搞摄影、绘画、书法的朋友一起谈天说地,探究艺术的奥秘。作为新疆野马大画幅摄影家协会的会长,陈志峰慷慨解囊,协会是由他出资的,同时又调拨两部丰田越野车供协会经营使用。
  企业做大了之后,陈志峰已经很少亲自跑口岸、谈业务了。他把主要精力放在公司战略制定和关系协调上。2003年,陈志峰在乌鲁木齐成立了野马经贸有限公司,又在高新区拿下一片土地兴建办公基地。在陈志峰的办公室,记者看到规划中的野马大厦双峰高耸,十分气派。陈志峰告诉记者,大厦建成后,除了用于公司的运作,还将是他和艺术界的朋友聚会的基地,“明年你再来,就在咱们自己的宾馆煮茶论画。”
  除了谈字论画,谈刀论拳,陈志峰的心中,一直还有一个心愿未了。他想投资拍一部二十集的电视连续剧,讲述准噶尔野马沧桑荣辱回归的传奇故事,和哥萨克人、哈萨克人、淘金人在大漠戈壁的一段史诗。本子的初稿已出来,正在运作之中。
  对于外界盛传他要进军文化业的说法,陈志峰很不以为然,他说他只是在圆自己的一个梦,并没有想到从中赚取商业利益。一个在商海摸爬滚打10多年的杰出商人,却又极为顽强地抵制着商业的泛滥,这在中国商界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
  关于企业,陈志峰比很多人思考得更多,也更务实。他用过五个全国冠军,有十二枚金牌,他们是优秀的滑雪、柔道、摔跤冠军,在野马还有荣立公安部一等功的英模,当年的黄金缉私队长;有部队转业前老山前线的战斗英雄;四个当过兵的,一等功到三等功奖章就有二十四枚。有留哈的俄语硕士,有六十年代清华大学的高材生。
  (陈志峰至今记得那次参加广交会的情景。他带着手下的员工一进入会场,立马愣了,别人全部操着一口流利的英语和老外谈生意。尽管后来他采取迂回包操的战术,通过垄断货源的方式赢得了最大的定单,但人才的缺乏却成为他心中挥之不去的痛。
  优胜劣汰是自然界的规律,新陈代谢本来是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陈志峰清楚地意识到,他需要大量高智商的能人,需要品学质优的将才。)
  野马的正式员工60多人,但他们创造的销售额却达到了3亿多美金。数年来野马为国家上缴各项税收一亿五千万元,为国家出口创汇近6亿美元。野马人敢冲敢拼,能打硬仗,上得庭堂,下得茅庐,终成就一番“横刀立马,笑傲中亚”的大事业。
  采访陈志峰,没有客套,没有虚与委蛇,对于记者的问题,陈志峰从不回避。在记者的眼里,这是一个真实而真诚的北疆汉子,一个视感情比利润重要的质朴商人,一个非常聪明而又虚怀若谷的大智谋者。相信在未来的日子里,他应该可以飞得更高、走得更远……
  小资料:野马公司先后被评为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先进私营企业、新疆“光彩之星”企业,连续五年获“十佳”外贸企业、地州“先进企业”,2002被评为“新疆民营企业三十强”排名“第四位”,2003年被评为新疆最具成长力企业第三位,2003年被中国企业家协会评为“优秀企业”。
  陈志峰曾荣获新疆第五届“十大杰出青年”,阿勒泰地区第三届十大杰出青年,同时又获新疆“青年企业家”和中国企业家联合会“优秀企业家”称号。野马多年来投入社会公益事业近300万元;陈志峰本人还领养了100位草原特困学生。

 

公司地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新市区昆明路158号 联系电话:0991-7688030
Copyright © 2020 - 2022 Yema. All Rights Reserved. 野马集团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行政事务 :0991-7688268 7688522

人力资源 :0991-7688030 7688208

外贸业务 :0991-7688550 7688530

金融投资 :0991-2825691 4825888

文化旅游 :0991-3819369 3631358

酒店餐饮 :0991-7688888 7778888

物业管理 :0991-7798988 7688535

新ICP备18001022号-1 新公网安备 65010402000889 号

汗血马基地

汗血马基地